外卖药店有优惠券

62601927872021-06-11
外卖药店有优惠券 美团再被商户怼 临沂KTV行业不满佣金单方提高集体抵制

中国山东网1月25日讯(记者 知言)“美团又有商家集体‘造反’了!”日前,OTO业内传出,继去年9月杭州量贩式KTV店家集体下线风波后,临沂市50余家量贩式KTV门店近期也从美团平台联合退出下线,占到全市行业门店总是的80%以上。

陆续的“退团”事件并不偶然。在临沂当地,中国山东网记者通过走访得知,这次下线的主要原因几乎和“美团杭州事件”如出一辙,在合并大众点评后,美团不断高起的佣金、排他性的营销手段、垄断性的市场推广,让本已市场疲软的量贩式KTV行业利润更加摊薄,运营压力陡增。


有客流没业绩的团购 “赔钱赚吆喝”

腊月里的鲁南空气中总是一阵阵的寒流,而对整个临沂KTV行业,去年整个冬天来自美团的压力就如同这腊月的寒风让人凉到心底。“下架潮”始于2016年底,从最初临沂市区个别几家最终蔓延到周边县市50多家KTV联合抵制,事态变得不可逆转。

地处临沂市中心的“芭缇雅量贩式KTV”是这次最早“退团”的商家之一。刚进这家店大堂,一块“停止与团购网站合作”的公告提示板便映入记者眼睑。

“现在除了罗庄河东两个区,整个临沂的顾客想再像以前一样在美团上‘团’个超低价欢唱优惠券很难了。”临沂芭缇雅休闲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鸿咏是这次“退团”的发起方之一,在他看来,这样的转变方式如同“刮骨疗伤”,痛在一时,但能让经营回到正轨是最重要的。

“从美团下架前的最后几个月,每天只有几千块的流水,价格提不上去,客流越多,亏得越多。”王鸿咏跟记者倒起了苦水,他在全国有8家直营店,最初经营的情况都不错,但最近一年的团购战略让他损失很大。

无独有偶,记者采访中遇到的另外几家KTV门店情况也大致如此。临沂好乐迪量贩式KTV总经理孙阳告诉记者,他的店面在2013年开业时每天都有2万多的营业额,2015年上了团购后,60%的客流来自网上,但会员消费少了,“到去年12月月营业额只有12万,连成本一半都不够。”“台北纯K”量贩KTV总经理叶华则道出了下架的直接原因,“本来团购就是走个量,大多不赚钱,可美团不断上涨团购佣金和又取消了成本补贴,我们谁还能一直跟着‘赔钱赚吆喝’。”

“美团摆擂台让商户们厮杀,他在看台收门票”

曾几何时,王鸿咏们也对团购营销满怀期许。无论是合作双方,还是消费者,应该说,都从这样的合作中,得到了实惠。但随着团购市场的不断整合,“美团有了市场老大的感觉,‘游戏规则’被随意改变,补贴不给了,佣金涨价了,而曾经作为合作一方的商家却没有一丝话语权。”

王鸿咏认为,美团用低价团购为自己开拓用户群,但作为出力方的商家却没有得到真正互惠,整个行业反而陷入了另一种恶性竞争的现状。“临沂全市大概有80多家KTV门店,多数都是量贩式经营,竞争一直存在,但从没想在团购上这样惨烈。”

2016年,在美团的政策引导下,临沂量贩式KTV行业价格战达到了白热化,为了保证客源不被其他低价KTV门店抢去,不断的“赔本赚吆喝”,孙阳举了个身边的例子,“比如本来小包厢60元/小时,会员价能打折到40多,但各家都在团购上杀价,最后竟降到了几块钱就欢唱2小时,电费都赚不回来!”

这样“血拼”到了年底,临沂整个量贩式KTV行业陷入了整体低迷,能够实现盈利店家屈指可数。孙阳挖苦自己“我们是牺牲小我,成就了‘美大’”(指2015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而同样的反思,王鸿咏则觉得,“美团搭了个擂台或者说是角斗场,让我们自己上台厮杀,生死由命,他自己却在看台上收着门票,而这样的对搏永远没有最终的获胜者。”

“低价团购从长远说也不符合美团的市场利益,太便宜了他们的佣金也少了”。面对临沂当地KTV经营者们的不满,去年下半年,美团也对临沂市KTV团购出台了最低限价的管理办法:市区白天不得低于29.9元/3小时,夜场为45元/3小时。但实际效果甚微,之前各商家的低价也基本这样,“美团不敢把最低价设高了,那样就面临着用户流失的风险。”叶华这样推测,但按照这个价格多数店面仍赔钱。

主导团购市场单方提高佣金 商户裁员仍亏损

如果说对于美团平台定价监管机制的不满是这次退出事件的深层原因,那不断高企的佣金就是压垮商家合作底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团大众合并后,佣金便开始不断的上涨,2016年上涨幅度最大,从最初的3%一直涨到12%,对于我们KTV企业来说,团购价本来就很低了,去年市场又不景气,再加上返佣金,实在吃不消。”孙阳告诉记者,每次佣金上涨都是美团单方面做出的决定,即使有企业曾经按照3%这样的佣金标准跟美团签过协议,但仍无法改变美团的单方决定。

与佣金上涨的情况相反,美团收回了以前对于商家低价团购的补贴政策。叶华对此最有体会,“台北纯K是临沂本地新开KTV店,客流人气较旺,美团以前鼓励我们在他们平台投放低价团购,从而带动用户推广,每年给予我们一定的成本补贴,这样我们双方确实达到了共赢。”叶华没想到的是,去年底,美团政策突变,不但上调了佣金,还取消了补贴。“也许他们认为已经垄断了团购市场,不需要借助商家了吧。”

为了自救,临沂KTV从业者们先想到的对策是裁员缩减成本,以芭缇亚KTV为例,店长孙凤民提到,原来店内有员工60人,每天加上水电和设备损耗运营成本近万元,现在离职裁员后只剩下17个人,以前两个网管、两个电工,如今都是一个人挑。但裁员带来的后果是双刃剑,成本下降了,同样服务质量也下降,造成的结果就是客流少了,营业额更加惨淡。

拖延下架高价上线费 美团反制双方彻底决裂

不断下滑的业绩,让老板们意识到原因还是在团购上。多次协商无果后,去年底,芭缇亚、好乐迪、欢唱一族、台北纯K等大量店家先后向美团提出下线要求,为了在行动上一致,临沂70多家KTV经营者们又自发组成了行业协会。在协会牵头下,目前临沂市兰山区、郯城费县、沂南、蒙阴等一区九县的绝大部分中型以上KTV都选择了退出美团团购。

面对临沂KTV商家们的抵制,美团并没有妥协的意思,叶华告诉记者,KTV商户们要求美团尽快将本店的团购优惠下架,但对方的业务代表和客服总是一拖再拖,“很多消费者不知道情况,近期又团购了优惠券,到了店家却无法消费。”他认为,美团这是故意在利用消费者给店家制造麻烦。此外,对方业务代表也对几家店的经理提到,下架后如果再想上线,商户需要缴纳3000~20000元不等的上架费。

美团的反制举措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记者昨日登陆美团团购搜索临沂KTV发现,美团网站上现在仅有36家临沂KTV推出团购优惠券,主要集中在罗庄区河东区。“我们正在积极给河东区和罗庄区的几家不愿下线的大型KTV负责人做工作,一旦达成一致,临沂中型以上KTV基本都会下线。”王鸿咏说道。作为临沂KTV行业协会的第一任会长,他觉得“通过美团这次事件,我们也发现了行业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有了行业协会的指导,相信以后大家可以做到有序经营,保证整个临沂KTV娱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实际上,在美团下线的近一个月来,老板担心的营业额大幅下降现象并没有发生。一些门店的业绩还有所增长,以台北纯K为例,下线后日营业额上涨了3000元。“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提升服务质量,不再打团购价格战。”叶华说道。

而对于互联网营销,商家们并没有因为团购战略的失败而失去信心,孙阳告诉记者,他的店面将会重新装修,今后会借助线上支付、自媒体等多种渠道做好精准营销和服务品质。

申明:文中已标明转截来源,若有侵权行为请在线留言删掉!联系邮箱:626019278@qq.com

上一篇:使用优惠券点的外卖丢了

下一篇:销售外卖优惠券

网友评论